多地煤炭去产能市场化突进:四川拍卖近1300万吨指标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08-18 11:49 

弭澎琦表示,煤炭去产能指标由政府确定,但指标最终交易价格由市场决定,从买方竞价的角度来说是一种市场化手段。这种方式比私下交易更加公开透明、公平规范。

煤炭去产能指标置换并不罕见,但是运用市场化的手段进行公开拍卖的,却并不多。

近日,四川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下称“西南联交所”)公开了两份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转让公告。根据公告内容,转让的指标为四川省2016年-2017年煤炭去产能计划内指标约847.9万吨(可分拆);四川省2017年煤炭去产能计划外指标约441万吨(可分拆),起拍价均为130万元/万吨。

21世纪经济报记者了解到,这批指标的竞拍从8月8日开始公告,截止日期到8月22日。

这是自今年6月,河北选择将煤炭产能指标网络竞拍之后,又一省选择将煤炭产能置换指标公开拍卖,且拍卖量超出此前河北的932万吨煤炭产能置换指标。

而随着多省推进煤炭去产能市场化交易,先进煤炭产能置换旧有煤炭产能的道路将更为顺畅。

积极推进去产能市场化

2016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确需新建煤矿的,一律实行减量置换。

而后,《关于实施减量置换严控煤炭新增产能有关事项的通知》等文件则进一步细化了产能置换政策和操作程序。

比如,上述通知明确,在国发【2016】7号文印发前已核准的在建煤矿项目,也需要承担一定规模的化解过剩产能任务,要求既不停建缓建也不核减建设规模(生产能力)的,须关闭退出一定规模的煤矿进行产能置换,关闭退出煤矿产能不低于建设煤矿产能的20%。

这意味着,目前在建的煤矿,即使已经得到核准,在不进行缩减规模情况下,也需要一定产能置换指标。

“而那些在7号文之前的在建但手续不全的项目,想要继续建设的话,就必须淘汰旧产能进行产能减量后,才可补办相关手续。”金联创分析师弭澎琦说,这是政府鼓励用已有的旧产能来置换更加环保、达标的先进产能。

这使煤炭产能置换指标变得非常紧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想要获得产能置换指标,有几种途径。

比如,已完成去产能任务的省份或企业集团,超出全国去产能任务比例以上、已纳入实施方案的关闭退出煤矿,经企业申请不享受中央财政奖补资金的,可作为实施方案以外的产能置换指标使用。

另外,对于一些去产能企业,在依法依规妥善安置职工、未发生社会 稳定群体性事件的情况下,安置职工人数超出全国退出产能安置职工平均水平(18人/万吨)的部分,可折算为退出产能指标(555吨/人)用于产能置换。

而拥有指标各省也在积极推进产能置换,但基本上是在指导价下进行商议,而非公开拍卖方式进行。

今年4月,《关于进一步加快建设煤矿产能置换工作的通知》发布,文件提出鼓励跨省区市实施产能置换,表示“关闭退出煤矿与建设煤矿位于不同省区市的,签订协议进行交易的置换产能指标按发改能源【2016】1602号等文件折算后产能的130%计算。”

同时,提出鼓励地方政府建立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平台,发布产能交易指标信息,为产能置换创造有利条件。

在跨省区市产能指标置换变得划算之后,今年6月17日,经过9家煤企300余次轮番竞价,河北省932万吨煤炭产能置换指标,在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以平均每万吨181.01万元的价格成功完成交易。据了解,竞买方是来自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的9家省外煤矿企业。

弭澎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鼓励跨省区市实施产能置换有利于提高产业集中度,在“十三五”时期形成大型煤炭企业。

此外,华能集团内蒙古北联电公司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吴四圪堵煤矿186万吨/年(设计产能)煤炭产能置换指标,挂牌价格为7440万。

伊泰煤炭在今年6月拍下后,将这批指标和内蒙古益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225万吨/年(设计产能)煤炭产能置换指标(挂牌价格9000万),以23640万元的价格,在7月又转让给了控股股东伊泰集团的子公司伊泰广联煤化。

此外,宁夏根据退出煤矿意愿,为做好贺兰山保护区内关闭退出煤矿产能指标交易工作,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在委门户网站搭建了产能指标交易平台。

四川:公开拍卖近1300万吨

此次四川也选择了公开挂牌,转让接近1300万吨煤炭去产能指标。

“挂牌截止日期是8月22日,现在还不能透露报名的企业家数。”西南联交所相关负责人张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张舒表示,此次交易的煤炭去产能指标主要分为计划内和计划外两类。

“计划内是指列入四川省2016年-2017年计划内关闭退出的185家煤矿企业,转让标的为四川省2016年-2017年煤炭去产能计划内指标,共计847.9万吨。”张舒表示,“计划外是指列入四川省2017年关闭退出的煤矿企业、未列入2017年关闭退出范围的煤矿企业以及实施减量化兼并重组的煤矿企业共计34家,转让标的为四川省2017年煤炭去产能计划外指标,共计441万吨。”

根据《四川省2016年-2017年煤炭去产能计划内指标一览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涉及矿井分布在宜宾、达州、乐山、雅安、广安、泸州、攀枝花、眉山、自贡、广元、巴中、凉山等市州。国有企业为13家,民营企业172家,折算去产能指标总量达到880.3万吨,其中847.9万吨被纳入计划内指标。

四川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煤炭行业管理处张学广称,四川已经成立了“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煤炭去产能指标交易。

四川省煤炭去产能指标转让起拍价为130万元/万吨,与河北省此前的起拍价一致。对此,张学广称,四川省的起拍价制定方式是依据四川省2016年中央财政奖补资金总额与退出总产能的比例和计划内指标折算比例,结合全国首个煤炭去产能指标转让试点省份河北省确定的交易底价,最终确定的价格。

去年,四川省实际关闭退出煤矿167处,超目标28处,化解产能2264万吨,去产能超目标338万吨,两项指标分别超目标20.14%、17.55%。今年,四川省计划关闭退出煤矿100处,化解煤炭产能约1300万吨。

一边是积极去产能,一边是购买产能置换指标。分析人士指出,煤炭产能置换可给卖方带来收入,一定程度上缓解去产能职工安置资金不足。买方则可以获得企业扩建所需指标。

此外,弭澎琦表示,煤炭去产能指标由政府确定,但指标最终交易价格由市场决定,从买方竞价的角度来说是一种市场化手段。这种方式比私下交易更加公开透明、公平规范。

同时,这也有利于跨省区市进行交易,一方面使置换产能“升级”,也更有利于真正需要且能够新建先进产能的地区和企业获得相应指标。

而中债资信煤炭行业研究团队认为,河北省和有关企业煤炭产能指标置换方式,有望给其它省市提供借鉴意义,预计今年三季度将有其它省份陆续公布产能置换指标交易方案。